教召的一天是如何度過呢? 且聽我慢慢細說
 
大概吃飽早飯後...八點就連集合準備上工了
隔壁的偵查連比較可憐
要開偵查車到處搜敵...所以常要野外實習...常常弄得髒兮兮回來
本連是補給連....所以...只要穿軍便服帶小帽到工廠就可以
到教召到最後幾天...聽說隔壁連看本連太爽...居然頗有微詞.....
 
 
起初我也不知道補給排要幹嘛
後來被學弟排長帶到一個工廠內
映入眼簾, 就看到一堆待發放的軍用料件
"學長~~ 解散後大家就自己找地方休息就好, 千萬不要出工廠"
"被長官看到或巡邏憲兵看到就不好" 排長非常禮遇的跟我們說
說完之後...就看到排長一個人獨自走到那箱軍用料, 自己一個人坐下來分料件
"大家來幫排仔發啦.."  有一個人呼朋引伴喊到
"不好意思啦.." 排長不好意思說到
不一會兒...全都分光了....
只是我蠻擔心....萬一這些單位收到的料件不是他們要的
不知是啥表情? 哈哈(因為我不確定剛剛有沒有丟錯箱子耶)
要是我是排長....我也不敢讓死老百姓隨便亂發 = =
 
老實說這種分料的活還真的很無聊.....
工廠內居然還可以聽民用廣播
一邊坐著分料, 一邊看著門口外的午後景色, 一邊聽著廣撥
窗外是一個很詭異的景色... 遠處的青山搭配門口外的裝甲車
有時候我倒覺得有點時空錯亂.. 彷彿回到學生時代打工的情景跟當兵的回憶交叉重疊耶
有幾個人大概太無聊了
還真跑到外面去..... 對著巡邏經過的憲兵, 做鬼臉鬼叫, 挑釁著
有一次憲兵還氣得追過來...
= = 真是無聊到可以
 
晚上就精采多了
吃完飯, 一堆人就窩在中山室
看著中山室有冷氣, 遊戲機,美輪美奐
我倒想起之前當兵旅部的三槍投影電視......
那晚....我第一次看到 電視中番仔火的劉文聰...
因為工作忙只知道八點檔台灣霹靂火演了一年多...卻無緣一見
忙裡偷閒來教召 居然看到傳聞中的劉文聰
 
"......送你一桶汽油根一根番仔火"...電視裡秦楊演的劉文聰一臉橫肉說著
這種爛劇情也可以撥一年...我邊看邊狐疑
 
"各位學長...不好意思打擾一下"
"九點要到了 麻煩學長晚點名"值星排長跟小媳婦一樣進來中山室招呼
"賣啦~~ 正精彩耶....要點到何時阿"  大夥不耐煩說到
"拜託啦~~" 值星官又喊到
"不要讓排仔難做人... 大家走啦" 幾個有江湖味的人喊到
晚點名後...
一堆人又往中山室衝...繼續看
 
也不是每晚都這樣看電視....道也安排過晚上安排看電影
只是....每次都撥戰爭片.....
而且不是那種感人肺腑的 梅花,八百壯士那種
是最近上演的戰爭片.. 比方雷恩大兵那種
看著那些片中死的一個比一個難看的士兵......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看著一身軍裝...電影都演當兵的死狀....誰還敢來教召阿
於是星期四的莒光日....有人就有提出異議
"林北來教召已經很可悲了... 還撥這種戰爭片來嚇我們"  有人反映
反應完後.... 就比較上道撥一些剛下檔的院線片....
 
說起莒光日.....還真懷念耶
不過那個漂亮的粟立倩(名字記不清楚了)... 不撥了(聽說掛了)
以前莒光園地都一定有粟小姐搭配另一位美麗女軍官
兩人這樣一搭一唱
而且開頭報新聞都很制式
"李總統登輝先生........."
"羅一級上將........." (真不知道羅一級 跟羅百吉是啥關係阿)
這就好像高中的三民主義課本
國父講完... 蔣公一定有補充....經國先生偶而也會插花補述.....
 
到了教召快結束...上級長官就會召集教召弟兄 聽聽大家的心聲
套句比較專業點的意見... 這叫 Lesson Learned..
大家當然砲火四射
"我已經教召第五次了...為何每次都是我"  有位先生激動說到
"照規定...教召不可以連續三年都找同一個"  一位參謀官解釋
"我就真的五次阿..連續耶" 那位先生聽到官樣解釋... 更火了
一場爭論後........
結論就是 "我們會回去查一下" 參謀官這樣下結論
 
至於教召完...我領了一萬多塊....
感覺好像是到工廠打工的打工費.....
 
搭著公車, 穿過集集的綠色隧道...我就這樣又退伍一次了
不知道那個理平頭的兄弟.. 他的酒店開張是否成功..小姐是否都跑光了???
 
一年後真如我所料...林北又被教召了..同樣戲碼重演......
(看來保防官跟他的小兵真的很懶)
不過隔年因為SARS 疫情 就取消教召
之後我也到32歲...所以都沒有教召了
這是後話
 
--- END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ee Jenching 的頭像
Lee Jenching

白目看世界

Lee Jench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